扬州市公共自行车,扬州市公共自行车系统由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承建
服务电话:400-108-5757
■  新闻中心

探访阜阳“小绿”公共自行车大本营

来源:人民网    2015年06月25日

自从阜城公共自行车上路以来,受到市民广泛欢迎,绿色骑行风流动在阜城大街小巷。截至目前,公共自行车办卡人数约9万张,借还车次数达9万次/天。很多市民感到好奇:如此庞大的公共自行车系统,每天是如何保障运行的?近日,记者来到公共自行车管理中心,探访在“小绿”大本营工作的幕后人员。

  热线客服左少乾:忙的时候连水都顾不上喝

  “您好,这里是阜阳公共自行车热线电话,请问有什么需要服务的?”下午5点,管理中心客服部热线电话组工作人员左少乾正在紧张工作。得知打进电话的市民想要补卡,左少乾仔细核实了身份后,耐心地告知他(她)补卡的地点、时间、所带证件和注意事项。

  进入客服中心热线组工作一个多月,左少乾已适应了这里的工作。“我们客服中心热线部主要负责接待市民的询问、建议和投诉等工作。”热线电话24小时开通,作为部门中的男同志,左少乾承担了一部分夜班工作。“时间是晚上9∶30到第二天凌晨6∶30,如果困了,就喝一杯咖啡或者浓茶提提神。”

  左少乾说,作为公共自行车系统的一个窗口,热线部对市民的电话一定耐心解答,优质服务。“早晨上班、中午下班,下午上班、傍晚下班这几个时段是借还车的高峰期,也是我们最紧张的时候。电话一个个地打进来,有时慌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尽管这样忙碌,但对于每一个来电,我们都尽全力解答清楚。”

  左少乾坦言,工作中也遇到过堵心的事情。“有一天夜里12点,一名带着醉意的男同志打进电话,反映万霖花苑站点满桩不能停车。”当时车队的调度车在城北,距离万霖花苑站点较远,车队人员赶到现场需要一段时间。因为怕这位市民等待过久,左少乾便建议他到附近的天筑豪生站点停车。“没想到他对我破口大骂,我吓了一跳。”

  左少乾说,大多数市民在热线结束时,都会说一声感谢。“能为市民答疑解惑,心里很满足,也很感动。”

  记者根据热线部的统计资料得知,公共自行车系统刚刚运行时,市民主要询问如何借还车,如何办租车卡,附近有哪些站点,站点是空桩还是满桩这些问题。如今,公共自行车上路5个月,市民的咨询热点也发生了变化。“超过一半的热线询问丢卡之后如何冻卡,补卡的程序是怎样的,还有一部分市民提出建议,希望在哪个地方增加站点,哪个站点增加锁车器。”左少乾说。

  后台调度张雅晴:认真盯着屏幕及时进行调配

  全市的自行车的调配是一项系统工程,车队、巡检员、后台,每一项环节都至关重要。当记者来到公共自行车管理中心的后台,只见调度室里井然有序,听不见一丝嘈杂声,工作人员紧张忙碌,认真盯着监控图,根据图情分析,发出调配指令。

  “如今,我们实现了智能化控制。每一个站点都有一个基站,与后台管理中心相连,不需要上路统计,就能精准分析自行车使用情况。当一个站点的自行车少于总量20%或多于80%时,尽量在20分钟内完成调配。”后台调度的工作人员张雅晴介绍:“全市约5000辆自行车和近200个站点的运行状况,在一张调度表格上就能反映出来。”

  张雅晴解释:“表中的每一个格子代表一个站点,当格子颜色为果绿色,表明此站点的自行车全被借走;格子颜色为浅绿色,说明此站点自行车数量少于20%;当格子颜色为深蓝色时,说明此站点满桩;浅蓝色时,说明运行正常……根据表格颜色的变化,我们联系路上的车队和巡检员调度,保证市民有车可借,有桩可还。

  根据监控图的变化,张雅晴主要负责联系车队,而另一位工作人员杜福影负责联系巡检员。“我们发出指令的主要依据是监控图,但也不能一味地按图索骥,要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运用。”张雅晴说,比如,浙江商贸城、百货大楼、香港财富广场等市中心商贸区,即使站点车辆很多,但不能立刻联系车队把车调走,因为这里人流量大、变化多,随时有可能出现空桩的情况。比如,学校、单位附近,放学前、下班前这一时间段,要补充足够数量的自行车,以备市民使用,而小区附近在上班前则需要补充车辆,上班高峰期后则要把车辆调走。

  维修师傅黄瑞轩:一丝不苟做检修

  “受了伤”的“小绿”,会被送到市公共自行车管理中心,让维修师傅们“诊治”。当天下午,记者看到身穿灰色工作服的黄瑞轩师傅,操着扳子、螺丝刀、套筒等工具,为一辆“小绿”检修。

  记者看到,黄瑞轩师傅带着的白手套已经染成了灰色。当他把手套脱下来时,手上仍然有黑色的机油。“一些操作戴着手套做非常不方便。比如,一个小螺丝帽仅有60毫米,只有手指直接触摸,才能灵敏地感受并把它拧上。”一辆“小绿”维修好后,工作还不算结束,黄师傅等人还要把它擦洗一遍,干干净净重新上路。


  黄瑞轩说,检修“小绿”,最重要的就是要认真负责,一丝不苟。这关系到重新上路的小绿是否安全稳固。“一个工作日,我们维修的公共自行车有一二十辆。回到家后,灰头土脸,腰酸背痛,一身汗臭味。尽管工作有些辛苦,但一想到损坏的自行车被我们修好重新上路,心里就很有成就感。”

  据黄瑞轩师傅介绍,有的“小绿”损坏是自然原因,有的则是人为原因。“让人心疼的是那些五花八门的人为损坏,有的车座上被划出了一道道的口子,有的车闸、车腿被火烧坏,有的人干脆站在了‘小绿’后泥瓦上。常规使用小绿寿命应该在10年左右。可是,有些‘小绿’才上路三四个月,就因为损坏而不能正常骑行了。”黄瑞轩说。

  “‘小绿’是公共设施,每位市民都应为爱护‘小绿’尽一份责任。”黄瑞轩认为,“其实,只要平时多用点心,咱们的‘小绿’就能少受点伤。比如,市民在调节座位时,会遇到扳手扣不动的情况。假若使劲转动扳手,可能就会导致座位调节器损坏。遇到这种情况时,可以尝试着调节座位调节器另一端的螺丝,这样扳手就可以顺利往里扣紧。倘若市民发现小绿有损坏,尽量不要外借,可以把车座反过来。这样,巡检员一眼就能看出,这辆车需要维修。”记者 宋玉洁 实习生 史文婷/文 记者 郭海洋/摄


点击次数 1387  【打印】  返回  返回顶部  关闭

标签:阜阳“小绿”公共自行车